diary-2017-12-09-SAT

今天是爷爷生病住院的第25天。

昨天夜里我4点多左右睡,大概早上6点多起来。之前在神经内科看护的时候大可睡到8点,那会医生才查房。而现在到了康复科,因其在省人民医院新大楼——环境上了一个台阶,但对应的要求也上了一个台阶,所以最多到7点就要起来,不然总有点「影响市容的即视感」。细想来高大上也并不一定是好事,有时候人反而会喜欢脏乱差或者更文明一点说是:更喜欢无序的状态。这就像你到了成都,大家都会推荐去「苍蝇馆子」馆子而不是大饭店吃饭一样。

收拾好床铺,护工阿姨也过来了,喂了爷爷一些营养液。过了会,姑姑和奶奶也一起来了。本来我打算早上和护工头头万师傅说下换护工的事情,姑姑来了直接找了万师傅说了情况,直接换,也没啥可说的。过了会,护工张阿姨来到我们床边,我们担心她有所心理负担,就告诉她:其实我们是对事不对人,就要求做事情用点心,因为老爷子的情况确实需要更加细致的照料。

奶奶让我回去休息,说是下午三婶过来陪护,晚上媛媛妹妹来上夜班,加之今天周六,下午基本没啥康复项目,我也就回去休息了。中午我请媛媛吃中饭,告诉了她些照顾爷爷的细节问题,就回家了。

晚上奶奶回来后告诉我说下午又换了一个男护工,特别像小文超叔叔,人看起来也比较面善老实。晚上姑姑坚持要夜班看护爷爷,没有让媛媛陪护。我很理解,因为换了一个护工,晚上的情况也不太明朗,所以她也不太放心,所以要先顶一下看看具体的情况。听到这个状况,我也就觉得放心了,至少从大家的反馈来看新护工大叔还是不错的,希望爷爷今天晚上能安静不折腾,能睡个好觉。

又及,爷爷到康复室做治疗的时候,爷爷不肯戴帽子,奶奶担心爷爷受凉用我的围巾将爷爷裹成了一个大姑娘模样:

image_1c14allbmh6ecid1fg31isdvqa9.png-1077.3kB